<
党报要论

孟鑫:中国党创新社会主义改革理论的基本特点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24 12:27

  中国党在推进社会主义改革的伟大实践中,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革理论。党在创新社会主义改革理论过程中,展现出了值得总结的鲜明特点。其主要包括准确把握社会主义发展的根本动力,科学把握“改”与“不改”的辩证关系,坚持实践探索与理论创新紧密结合等。

  〔基金项目〕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国家社科基金专项课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重大意义和基本内涵研究”(18VSJ003)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党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为基本路径,结合本国国情,准确把握时代变化,不断回应实践要求,根据改革不同阶段的实际状况,在不断深化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形成了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革理论。这一理论是中国党人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立足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基本国情,形成的关于发展和完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想认识和实践策略。中国党的改革理论在那一代党人探索的基础上,由奠基和创立,在、、习等几代中国党人的接力推进下不断丰富和发展。在这一理论的引领下,40年的中国改革进程蹄疾步稳,深化推进。这一改革理论展现出了中国党在理论创新中鲜明的风格和基本特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社会主义发展的根本动力是什么?实际上,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诞生到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以及社会主义建设在实践中展开以来,这一课题一直拷问着很多社会主义思想家和实践者。

  马克思主义认为,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推动力。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崭新的社会制度,它在从低级向高级,从不完善到比较完善的发展过程中,它实现发展的推动力是否仍是马克思所论述的那些矛盾?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在实践中进行了探索,但是一直没有真正令人信服地解答这一问题。列宁在苏联国内战争结束后仍希望继续实行战时主义政策,就是想超越马克思主义的这一认识。但他在实行新经济政策时又说,我们应该从发展的角度认识社会主义矛盾,实际上是回归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动力理论的表现。列宁后来多次强调,“无产阶级取得国家政权以后,它的最主要最根本的需要就是增加产品数量,大大提高社会生产力”。〔1〕这说明,列宁认为社会主义仍然需要继续发展生产力。但是,斯大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力图超越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否认推动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仍然是社会内部的基本矛盾,这直接导致苏联的社会主义实践陷入理论脱离现实的困境,形成了高度僵化集中的体制,也导致苏联和东欧诸多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丧失生机和活力。一直坚持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分析中国社会的发展动力,他指出:“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一定要同中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如果不结合,那就不行。”〔2〕他创造性地提出,社会主义虽然是人类社会制度的新阶段,但它仍然遵循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其基本矛盾仍然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他强调,正是这些矛盾推动着我们的社会向前发展。而且,他还特别指出,社会主义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基本上是适应的,但是生产关系的完善程度不够,生产力的发展程度也不够,二者之间仍然需要不断协调以解决相适应的问题,同时,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也存在既相适应又相矛盾之处。从本质上看,对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是准确的,而且提出了基本矛盾是推动我国社会主义发展的根本动力这一重要判断。这一判断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矛盾思想,完善了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发展动力理论,但是,由于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对通过何种途径解决我国社会的基本矛盾,实现国家和社会的快速良好发展这一问题并没有找到有效答案。在党的八大上,他带领我们党做出了对当时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即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之间的矛盾;为解决此矛盾,1964年周恩来在的建议下提出了“两步走”的发展战略,第一步是1949年到1964年建立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第二步是在20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后,由于理论和实践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开始选择通过阶级斗争促进社会矛盾的解决,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即“抓、促生产”。这种“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理论判断直接导致了“文化大”的十年。可见,能够认识并从理论上阐明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揭示出社会主义的发展动力,并不等于能够在实践中找到有效的消除基本矛盾,提升发展动力的路径。这一历史性课题得以基本解答,历经了从到习几代党人的努力,他们根据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在各阶段发展的实际状况,创新社会主义改革理论,推进社会主义改革实践,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理论的基础上,深刻揭示出社会主义的发展动力,并不断提升改革发展战略。基本路径是通过揭示不同阶段的社会主要矛盾,深刻把握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进而制定相应的路线方针政策,促使社会主义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相互适应,破解了我国社会主义发展的根本动力问题。

  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国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科学判断当时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根据这一矛盾判断,从理论上回答了中国的社会主义“要不要改革以及怎样改革”的问题,并对改革的性质、目的和方法进行了系统而深刻的阐述,奠定党的社会主义改革理论的基本架构。提出的改革目标,包括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的体制改革,“都是为了使我国消灭贫穷,走向富强,消灭落后,走向现代化,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3〕的改革理论的核心议题就是通过解决主要矛盾,从根本上改变我国贫困落后的面貌,其在实践中的一系列举措都是通过改革这一根本动力,推动我国走向繁荣富强。我们党在“发展是硬道理”这一理念的推动下创立了理论。在时期,为了解决主要矛盾,改革理论主要回答在新时期“改革依靠谁,为了谁”的问题,系统论述了充分发挥人民群众在社会主义改革中的主体作用问题。我们党在“发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这一理念推动下,创立了“”重要思想。以为代表的中国党人在中国的改革进入关键期和深水区后,从统筹改革、发展、稳定之间关系的视角,进一步推进对主要矛盾的解决,丰富和发展中国党的改革理论,创立了科学发展观。指出:“理论创新必须以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为前提,否则就会迷失方向,就会走上歧途,而坚持马克思主义又要以根据实践的发展不断推进理论创新为条件,否则马克思主义就会丧失活力,就不能很好地坚持下去。”〔4〕

  在党的十九大上,习对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做出了新的判断: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由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个论断,反映了我国发展的实际状况,揭示了制约我国发展的症结所在,指明了新时代解决中国发展问题的根本着力点,党在“发展仍然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理念的推动下,创立了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提出:“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社会主义,一定要有发展的观点。”〔5〕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重要组成部分的习改革开放思想,主要是阐明了改革开放的重要意义,总结了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明确了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标;指明了改革开放的根本方向,这一些内容在促进解决新时代主要矛盾的同时,形成了习改革开放思想的丰富内涵,鲜明地展现了准确把握社会主义发展的根本动力对改革理论发展的巨大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