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党报要论

寻求突破口党报在行动坚持内容创新是立身之本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31 23:39

  “现在广告收入阶梯下滑难以支撑,非报产业基础薄弱难以接替,吃老本成为党报集团的基本现状。党报如果没有很大的改观,再过几年,吃饭也将面临问题,饭吃不好,说话也就变得很困难。”安徽日报报业集团社长郭强用吃饭与说话来形象比喻支撑党报发展的双轮驱动,引起了参加首届省级党报采编工作会议与会者的共鸣。

  党报姓党又怎样依靠党?党报如何在媒体竞争的新形势下转型升级、快速实现媒体融合?党报如何继续发挥主阵地、主力军、主渠道的作用?在9月下旬举办的首届省级党报采编工作会议上,来自20多家省级党报的主要负责人一起在吉林延边论道,共同交流和思考未来党报的生存与发展之路。

  内容永远是王道,在提升党报公信力、影响力、传播力的过程中,虽然来自新媒体的挑战不少,但是坚持内容创新一直是党报的立身之本。

  湖北日报社副总编辑胡汉昌认为,党报的优势就是观点与深度。为此,《湖北日报》加强了评论、深度、厚度的内容建设。头版做重点评论,由省委亲自审稿,平均每两个工作日推出一篇。同时,为当天或者前一天的焦点、热点发出党报声音,每个工作日还开辟社评版。两年时间里,社评版的内容被全国大型新闻网站转载率达70%。而在理论版安排上,从去年开始,《湖北日报》将领导干部的讲话发言与理论前沿的新探索分开,后者以访谈的方式对当前的形势进行理论探讨。在深度报道上,《湖北日报》专门开辟了一个版面——《今日视点》,举全编辑部之力,深入论证后,才开始深入采访报道。为了传播文化、记录历史等,增加党报的厚度,“我们每年确定一个大选题,从年头做到年尾,曾经一个选题做了90多个版面,一年下来,一本书就出来了。”胡汉昌说,“媒体的精英大部分集中在党报,我们有优势能够做深度和厚度。”

  “党报已经从大众传播转向了分众传播,要形成自己的特色,同时要大大压缩与网媒同质化的内容,突出策划,加强深度报道、专题报道和评论,做好专题、专栏。”陕西日报社副总编辑王欢院很赞同作为纸媒的党报要走分众和精准传播的路径,而通过融合发展实现多渠道、全媒体、全覆盖。

  对此,《吉林日报》也有自己的尝试。据吉林日报社总编辑陈耀辉介绍,为了突出专刊的报道特色,加大报道的影响力,《吉林日报》专门开设了《总编访谈》专栏,由总编辑牵头到一线采访,针对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的焦点话题,分别直面吉林商界领军人物、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地方执政者、成果丰硕的老艺术家、著名文化学者、制定政策的部委领导,从不同领域、多元的视角反映时代的发展。

  “党报目前最受诟病的地方是官腔官调较重,中规中矩的套路,没有小报小刊的鲜活,没有网言网语的刺激,没有移动终端的快捷,提不起读者的精气神,这些需要我们大力改变面目,改革文风以接地气。”郭强指出了现在党报在报道上应当注意的问题,并且提醒大家“成就报道要防虚,监督报道要防偏,典型报道要防满,评论报道要防空”。

  自中央提出媒体融合战略以来,各家媒体都在积极推动融合发展,党报也不例外。甚至,在媒体融合的路上,部分省级党报的认识更加深刻,步伐更加迅速。

  《贵州日报》两年来坚持平台先行,快速推出了一批有影响力的传播平台。贵州日报社总编辑万群介绍说,于1998年推出的金黔在线网目前成长为由贵州日报报业集团控股的多彩贵州网,为继续深化融合发展,贵州日报集团计划在今年年底推出一个集合集团所有信息端的新闻资讯平台;还搭建了以图片为主的开放式网站——贵景网,实现了对3000多名签约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的图片资源整合,极大提升了图片的采集、发布、制作能力。在移动端上,推出的以政务为主的今贵州新闻客户端,下载量突破20万。同时,今贵州还整合了市州新闻客户端,推出了黔报汇新闻平台。在社交端上,推出了30多个微信、微博,特色系列推广活动吸引了大量粉丝。在云端,根据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需要,贵州日报集团在省大数据产业办的帮助下,正在积极建设大数据平台。

  解放日报社的深度融合、整体转型,是大家目前最关心和关注的。他们的改革来自上海市委主要领导的直接指导。解放日报社的采访部全都转成了频道,采访部的记者都转成了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两栖的记者。解放日报社政情频道常务副总监杨健介绍说:“我们转型改革做下来很辛苦,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工作状态和节奏与过去完全不一样。全天候24小时发稿,对记者精力、体力是蛮大的考验。大家开玩笑说,新闻客户端上海观察的记者有三宝:手机、充电宝和眼药水。”

  起步较晚的《海南日报》则以今年5月6日改版为契机,初步建立起中央厨房的采编机制,把媒体融合的理念融入纸媒改版中来,强化集团旗下“两微一端”的互动。海南日报社副总编辑吴斌举例说,在版面上,他们推出的视频栏目——《马上读》,读者通过扫码就可以看到相关视频,把一般的阅读变成在线的体验。他们还推出了首个融媒体周刊——《独+》,通过政府部门与网民的互动来反映、民生,关注网络热点,聚焦社会现象。

  党报是党的喉舌,是党联系广大干部群众的重要纽带。不少党报清醒地认识到党报姓党更要依靠党。依靠当地省委省政府,他们在发行工作和新媒体建设上大多有所建树。

  《重庆日报》近两年的生存与壮大就得益于重庆市委主要领导的大力支持。在经过调研了解到党报发展的困境之后,重庆市委主要领导批复重庆市政府拿出财政资金采购《重庆日报》10万份,免费赠送给相关政府部门、单位和学校。重庆日报报业集团总裁向泽映说:“重庆市委领导对党报的重视态度,引起了重庆市各区县的关注和重视,有力地推动了《重庆日报》的广告和发行工作。”

  同样政府补贴的情况也在不少省报中出现,《湖北日报》就是其中一例。湖北省委每年对《湖北日报》补贴5000万元。

  2014年,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和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的支持下,蒙汉文党报发行量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其中,蒙文报由原来的1万份达到了3万份,汉文报由原来的十几万份达到20万份。内蒙古日报社社长王开介绍,2015年,内蒙古日报社被内蒙古自治区文化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确定为全区媒体融合发展试点单位,当年内蒙古日报社得到项目资金支持5000万元,用于内蒙古日报社的新媒体建设。

  党报姓党,党报还要依靠党,这些成为党报集团负责人的共识。只有得到各级党委的大力支持,得到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的支持,党报才能继续发挥引导的主力军作用。

  虽然党报在积极克服困难、摆脱困境,但是党报仍然面临着投入能力弱、版权保护难、人才流失多、薪酬设计难、退休人员社保如何缴等普遍问题。

  万群说,党报虽然在新媒体发展上竭尽全力,但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资金投入缺乏后续之力;采编人员花精力采写的稿件,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精力和经济成本,但被某些新媒体抄袭、改动后发布;新兴主流媒体具有强大的赢利能力和发展能力,传统媒体的新媒体建设普遍具有人才引进难、培养难、薪酬设计难的问题。

  “如果承认两微的媒体属性,那么他们的视频发布是否应该加强管理?”王欢院提出要强化对互联网的有序管理。他说,部分商业新闻网站对原创新闻随意篡改,断章取义,对原创新闻网站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主管部门应当重视。

  郭强则总结了目前党报发展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表达了党报人的心声。他希望能够通过顶层设计,历史性地解决党报集团离退休人员的社保问题,体制性解决党报、机关报财政保障问题,政策性倒逼区域性晚报、都市报高度整合,策略性解决采编与经营既要分开又难分家的问题,法律上解决融合发展中的内容生产、传播渠道利益分配的问题。(杜一娜)

  经历了近三年的井喷,题材泛滥、故事狗血、制作粗糙的青春片,终于在一片吐槽声中逐渐失去了关注热度,甚至被业内认定为一个注定失败的类型。国产青春片未来出路何在?

  如果说2015年是新闻客户端的高峰年,那么2016年各大网站掀起了自媒体智能分发平台的热潮。进入2016年以来,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各大网站、平台等对内容的争夺越来越激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内容创业者的影响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