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春秋

韩传栋|河南范县人房洪泰:一个“驻港”铁血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23 12:00

  韩传栋,又名力尘,河南范县人,生于60年代。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其作品见于《人民日报》《读者》《西南军事文学》《工人日报》《散文世界》《黄河文学》等。作品被一些省、市作为高考模拟题,选入多种权威文学读本,并被作为中学教材。中国作家网、人民网、光明网等予以转载。散文荣获人民文学奖,孙犁文学奖。散文著有散文集《阡陌心田》(华艺出版社),“浓农乡土”专栏作家。

  他是从河南范县黄土地上走出的铁血军人,从军30载,经历了香港回归等不凡岁月,却始终不忘初心 ,葆有故乡人的纯朴与善良!他的大气是写在骨子里的,他的平和是流淌在血液中的!他云水般的情怀让人感到温煦!他就是劈波斩浪脚底生云,亲眼目睹紫荆花一旗飘扬在香港的房洪泰。

  个人的命运永远与国家的命运相联!一九七六年是一个让所有中国人都铭心刻骨的年份。这一年之于中国可谓乾坤倒转,命运多舛,却又改天换地,喜极而泣。周恩来、朱德、三位伟人先后驾鹤西行,让中国人泪流成河,唐山大地震,生命如烟,血沃燕赵。金秋十月,常香玉大师一曲“大快人心事,揪出‘’……”唱出了十亿中国人心底的欢歌,心头的阳光,于是一个新的时代到来了。

  也就是在这年的冬季,南飞的大雁捎来了房洪泰参军的喜讯。当一身焕发着青春热望的海蓝色军装置于房洪泰,英武与潇洒齐飞,稚气与老练并存。家乡——河南范县房麻口那片贫瘠而又丰厚的黄土地,仅仅给了房洪泰16个春秋的轮回。

  就要离家了,儿行千里母担忧,慈母拉着儿子的手,泪眼婆娑,语重心长;严父的欣喜中露出了依依不舍情。站在老家的枣树下,房洪泰想起了寒夜灯光下母亲纺棉缝衣的艰辛,想起了放学后下地割草的快乐,想起了与小伙伴嘻戏打闹的欢欣,想起了除夕夜手拿廉价的“笛笛筋”疯跑的幸福,想起了课堂上气走了老师而身为班长又请回老师的乐趣。

  村头的那条小河逐浪嘻水,曾留下多少少年的欢乐,童年的风景,阡陌的村路杨柳并肩而立,为少年的出行献上了庄重的注目礼。十六岁,一个如花的季节,一个如玉的年纪。房洪泰眼含热泪,一步一回头的告别了家乡,告别了人生的花季,走进了生命的秋天:苦涩而又甜蜜,贫穷而又富有,稚气而又干练,从容而又庄严。

  揣着家乡的泥土,走到碧波万顷的南海,房洪泰的心中充满了喜悦。这富有挑战性的军旅生活是他心向神往的。海军,多么神圣的字眼。大海,深邃博大,壮阔无比,也正是这壮丽豪放的大海给了房洪泰豪放的性情和壮丽的人生。天蓝蓝,海蓝蓝。艇上训练热风冷雨,翻江倒海,胆汁吐尽,更让房洪泰挺立潮头,极目江天,唱尽大风。

  近30年的海风吹,海浪涌,把房洪泰从一瘦弱少年,吹成了铁血男儿,涌成了南海上的一堵长城,塑成了南海上的一道风景。也正是这浩瀚的大海和威猛的军舰,让房洪泰的英雄情结挥洒得从容大气,义薄云天!

  洪泰说,虽然自己文凭不高,但悟性极高,自从走上海军舰艇的甲板,他就把生命交付了祖国的南海,对舰艇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对舰艇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了如指掌。岁月游虹,生命如歌。祖国的万里海疆,从鸭绿江口到广西北仑海口,他足迹踏遍,祖国南海的每一个岛屿上都留下了他的身影。28年的海风海浪,让房洪泰与舰艇成了须臾不可分离的一体。28年的海上生活,他没有出现过一次事故,何为安全正点,何为炉火纯青,被房洪泰演绎得水漫金山,这就是军人的风采,这就是大山的剪影。

  但说起那一次次浓雾弥漫航行中的惊险,房洪泰还是心有余悸呀,他说有一次出海雾锁海面,海上的雾因为营养充分,比陆地上的雾厚重十成,可以说对面不识人。突然一艘操纵错误的货轮撞到他们军舰当腰,军舰顿时裂口,海水注满两个舱。幸亏房洪泰处惊不乱,及时采取措施,让军舰安全靠岸得到修复,真是有惊无险啊。是的,好男儿四海为家,真豪杰双手擎天!于是立功、受奖、提干,房洪泰坚硬的双肩扛起了人生的重任,为国守疆,为国戍边。用坚硬的双手奏出了海的欢歌,水的欢畅。用军人的风范验证了人性的深度、爱国的情怀、生命的壮美。

  男人戍边心如铁,一片肝胆补天裂。正是这海军生活的历练让房洪泰深味了何为家国春秋!何为英雄本色!中国的脊梁——鲁迅先生说:“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每当训练完毕,扑面的海风掠过海面,房洪泰望着蓝天上的白云,遐想的白鸥就翱翔在感情的天空里。

  从军28年,老母1981年去世,他没能尽孝,把眼泪和遗憾留在了心底,1990年,父亲仙逝,他以拳拳赤子之心尽了做为儿子的责任。俗话说忠孝不能两全,可房洪泰尽力用为国尽忠的铁马秋风,来弥补为父老尽孝的春意盎然。

  他的老家河南范县,是一片贫瘠而又富有的土地,这里曾辗过孔圣人吱吱哑哑的牛车,这里曾沐浴千古孝子闵子墓的古风,这里响起过刘邓大军过黄河的雄风,这里曾留下范县县令郑板桥“一枝一叶总关情”的至情。就是这片古老而又年轻的土地,赋予了房洪泰孝的因子,忠的元素,土的营养,水的柔情。“将军拔剑南天起,我愿做长风绕战旗……”,这是电影《知音》的插曲,也是洪泰夫妇的写照。

  从军28年,夫人白云确实如蓝天上的白云,飘扬在房洪泰的心头。白云可谓贤妻良母,用自己羸弱的双肩,坚强的双手托起了一片艳阳天,让房洪泰安心服役,只有假期嫂子带着儿子飘到洪泰身边,享受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这隔千山涉万水的人间至情,让房洪泰想起都双目潮湿。

  如果说近30年的海上生涯,是房洪泰的心中明月,那么进驻香港则是他的壮丽日出。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1997年4月21日,他以一个南海舰队中校的身份进驻祖国的明珠——香港,履行他“龙的传人”的神圣而又庄严的使命。

  那一年,他正好是36岁,人生的第三个本命年。真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啊!说起在港的每一个细节,房洪泰如数家珍,与英国兵的交谈,升国旗的神圣,与战友的深情,与港民的交情。那片火辣辣的土地,给了他火辣辣的人情,更给了他火辣辣的信心和勇气,他知道祖国在他心中是至高无上的,香港在他心中是神圣伟大的。尤其让他终生难忘的是,香港被英国占领后,他是第一个穿着海军军装以军人身份踏上香港的中国人。

  定格在房洪泰记忆深处的还有海上“搜救”演习的串串水珠。那是波涛汹涌的南中国海,深邃壮阔,水天一色。驻港的中国海军在这里多次展示了作为中人的骄傲和风采。在这里中国和多国部队共同组织了“海”拉网搜救联合演习,主要是以美国和中国的兵力为主,这是由香港政府组织,各方参加的活动,中方兵力是中国驻港部队的空军、海军,美方兵力是海岸守备队,并且各国都派出许多观察员。

  此项活动代表了我们党、国家和军队,是展示我军风采的良好机会,每年只有一次,房洪泰参加了三次,那时的房洪泰是以大队长的身份参练的,担任海上最高指挥员,这是驻港部队在历行“防务”任务中光荣而艰巨的使命。其宗旨就是,有了海、联合搜救,具有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甲板上他威风凛凛,指挥若定。大海的魂魄,军人的意志,让他和他的战友们完成了祖国和人民交给的光荣使命,这应该说是房洪泰从戎生涯中浓抹重彩的华章。

  那是一个让全中国人都扬眉吐气的日子,那是让全世界都聚焦的时刻:1997年7月1日零时零点,当中英交接仪式刚完,瓢泼大雨骤下,那是在香港历史上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雨,连车都开不动,难道是苍天有眼,让雨——中国的雨来冲涮100多年中国的耻辱!这是雨,又非雨,这分明是天公的眼泪,是神州用几千年的眼泪酿成的烈酒,是让整个中华民族都醍醐灌顶的烈酒啊!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做倾盆雨”!香港回归的见证者、亲历者能几人乎?房洪泰以他36岁的年华,实践了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庄严,体验了做为一个中人的崇高。于是鲜花簇拥,好评如潮,电视上有影,广播里有声,风光是风光了,荣耀是荣耀了,可他一如家乡的泥土,质朴而谦和,大气而随意。他说:潮头退尽是细浪。

  2002年12月25日,是他告别香港的日子,驻港6年的日日夜夜让他难以释怀,欢送仪式上,他说:香港这块圣地上的一草一木,与我都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从1997年4月21日到7月1日这71天,我和战友们与英队共同商定交接仪式的每一个细节,7月1日我亲手把五星红旗升上了香港的天空、中国的天空,那一刻,那一时,我流泪了,因为我是代表华夏儿女来升起这面五星红旗的!回归后,在这里我组织全体官兵,实现了老人的“一国两制”,我感到光荣与幸福,在这里我与驻港战士们结下了兄弟般的情意,我难以忘却……我又要回到汕头水警区,望大家履行职责,尽展军人的风采,在这片热土上永葆净土的本色。说毕,全体官兵都哭了,房洪泰也泪眼朦胧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战友,走到他一生的另一个战场,迎接新生活的挑战。

  雄关漫道真如铁,如今迈步从头越。从坦荡如砥的故乡平原到风急浪高的南海风涛,房洪泰站直了!从繁华如梦的南国大都市,到平凡又平常的北国小城,房洪泰站稳了!他用44年的历练,筑起了作为军人的钢铁长城,播种了作为儿子的孝心,诠释着作为丈夫的沉雄,承载着作为父亲的责任,奉献着作为朋友的爱心。他44岁的春花秋实,浓缩了中国百年历史的风云,塑就了一个中国人的风流——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既气质高华,心志超迈,又质朴如土,透明如水。真乃在水为洁,在军为铁,在人为善。人生如风也如潮,云水情怀赤子心!

  一晃房洪泰转业已十余年了,从部队到地方,从大海到陆地,环境全变了,但他不变的仍是那云水般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