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国春秋

【新春走基层·家国又一年】“外卖大叔”风雨骑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01 12:26

  要说平日里长沙最热闹的地方,五一商圈定是排头位。2月2日18时,夜色已浓,临近年关,这里更是处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大多数走在街上的人,都是闲适放松的状态,刘含武无疑是个例外,他骑着一辆电动摩托车,刚要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交通信号灯突然由绿变红了,他不得不在一声叹息中踩下急刹车。

  5分钟以前,他在乐和城商场一家做陕西手工面的餐饮店里,取了一份餐食;按照系统时间规定,他必须在28分钟内,把这份餐食送至位于平和堂商场后面米唐冰巢甜品店的顾客手中。等红灯的时候,倒计时并不会暂停。

  刘含武的工作是送外卖,平日里大家说的“外卖小哥”便是他的职业。他自己说:“跟那些90后相比,我不小了,别人是外卖小哥,我是外卖大叔。”说完还挠挠头不好意思,“嘿嘿”笑了两声。

  刘含武是宁乡黄材镇龙溪村人,浓眉大眼络腮胡,皮肤黝黑,1985年出生的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送外卖每天都是风里来雨里去,是‘小鲜肉’都变成‘老腊肉’了,更何况本身就是皮粗肉厚。”刘含武看着憨厚,说起话来却风趣幽默,送外卖对他来说,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也是一次“走出传统、打破常规、拥抱新经济”的尝试。

  半年前,他从宁乡一家机械加工企业辞职,应聘美团外卖骑手。如今,他已是美团外卖万达站点70多个骑手中的一员,负责每天17时至次日凌晨2时晚班时间段内,以乐和城为中心周围3公里区域的外卖配送。

  “不是每个人都能上晚班,相对白班来说,晚班对骑手的路线熟悉能力、突发应对能力等要求更高,一般来说,新手入职两个月后,客户满意度高的骑手才能上晚班。”刘含武对自己能够成为站点“晚班兄弟”群中的一员而感到自豪,因为这是一种对自己能力的肯定。

  事实上,他从来也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能力。2003年18岁职高毕业就南下广东,十几年来先后辗转四五家企业打工皆收获众多“好评”的经历,让他有信心做好外卖骑手这一职业。

  “以前都在机械加工、模具制造这些传统行业打工,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人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在传统行业混也是一辈子,在新经济中拼一把,说不定还能拼出个好模样。”刘含武说,回到家乡,进入一个新行业,感觉日子更有奔头。

  2017年从广东回湖南后,刘含武很快恋爱、结婚、生子。如今平均每天送外卖40到50单,薪资高的时候每月能拿到6000多元,这比他在广东打工的时候拿得多。

  “上个月有一个送到开福区公安局宿舍的单,那一片立交桥纵横交错,分不清路,赶到客人宿舍楼下时眼看着就要超时了,我就提前点了‘送达’,结果客人投诉了,我被罚了几百元钱,相当于好些天白干。”刘含武虽然觉得委屈,但也承认是自己担心超时操作不规范,必须承担责任,也不怨谁。

  “撒得少,和客人赔个不是,一般人还是能理解宽容的;撒得多了,那没办法,只好自己赔偿;如是被偷了,那就只能自己买单。”刘含武说,碰到“冷漠”的客人,直接电话投诉,他也只好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

  好在,大多数顾客是通情达理的。“就说超时这一点吧,原因真的有很多,比如取餐人多要排队、交通拥堵、摩托车出问题等等,能够被理解,心里是真觉得温暖。”刘含武说,有一次送餐迟到了十几分钟,客人没介意;有一次下雨汤给弄坏了,客人还安慰我“不要紧”;昨天一位卖水果的老板,特地在节前最后一个营业日送了一箱橘子给我,说是感谢我们这一年来的辛苦……

  当然,为了高效优质服务好更多的人,刘含武也摸索出了一套自己的办法:奶茶、米线这些带汤带水的容易洒,要平放固定;饺子、蛋糕等容易压坏,要摆在最上头;时间控制上,要规划路线,要培养记路能力,送过餐的地方要过目不忘;手上有好几个单的话,出餐慢的商家最后一个去取,等餐时要想好走哪条路。

  习总2月1日在北京街头看望快递小哥的新闻,让刘含武激动不已。他特地找来相关新闻视频反复看了好几遍,“总惦记我们物流业的从业人员,给我们送新春祝福,还说我们是勤劳的小蜜蜂,我真的很开心、很温暖。”刘含武说。

  “我自己注册了两个网站域名,一个是外卖小哥网,一个是大厨驾到网,以后说不定可以集结餐饮大厨和外卖小哥做点事,比如让‘爆款菜品’的主厨上门教做菜。”很显然,刘含武心中有着创业大梦。